臥底女警混入偷渡集團
10/19/2017 12:46:54 AM
臥底女警混入偷渡集團

  悶熱的天氣、悶熱的環境,使得國際刑警處的女警官趙劍翎多少也有些受不了。
  火車隆隆隆的聲音催著疲憊的她昏昏欲睡,但是她不得不保持一份警覺。現在,她正在執行危險的任務。
  趙劍翎無法想像,居然有人願意通過這種途徑偷渡出國。一節空的載貨的車廂,地上鋪滿了稻草,二十多個偷渡者就坐在上面。三十七度的高溫使得整個車廂就如火爐一般。早知道是這樣一個結果,她一定找藉口不參與這種任務了。
  敵人是一群偷渡團夥,專門組織人員偷渡,趙劍翎的任務就是混入其中,爭取破案。
  這節車廂裡面都是偷渡的人蛇,而蛇頭都在另一節車廂裡。二十多個偷渡者中,有十多人是男子,還有九個女的。


      年輕的女警官那烏黑的秀髮紮了一個馬尾辮,容貌清秀,看上去十分清純,上身穿著單薄的白色汗衫,下身是紅色的短褲。透過薄薄的汗衫質地,可以看到她的半截背心胸衣。由於天氣很熱,女警官赤腳穿著黑色的涼鞋。

  趙劍翎生性貞潔,並不願意在男人面前裸露雙腳,但現在由於過於悶熱,她也實在顧不得太多,下身兩條白玉般修長的大腿和晶瑩剔透的一雙秀美的腳都裸露著,引得那些男人們不時地看著她,目中滿是淫邪之色。
  女警官厭惡地向那些人掃了一眼,那幾個好色的偷渡客只覺得一股令人生畏的銳氣襲來,連忙低下頭去。女警官暗暗道:「可惡的好色鬼。」
  事實上,女警官長得清秀,與其他的幾個偷渡女子相比,別有一番清純的氣質,更何況單薄的夏裝凸現出她那標緻的身材,又裸露著美妙的大腿和腳,自然令男人們著魔。
  趙劍翎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。在車上已經快一天了,再過兩個小時就可以下車,會是哪裡呢?這些蛇頭從不把各個地點告訴偷渡者。現在,最關鍵的是不要暴露身份,伺機行動。


      突然,門開了,六個蛇頭走了進來。

  「這個女的還不錯啊!」一個蛇頭指著趙劍翎身邊的一個女子道。
  「剝光看看!」
  這個女子其實長得很一般,只是看上去年輕一些,和女警官相比頗有不如,她聽到了蛇頭的談話,嚇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  然而,五個蛇頭已經衝了過來,粗暴的手瘋狂地撕扯著女人的衣服。
  女警官本來以為這些人只是說說,沒有想到居然真動起手來,眼看那個女子就要受辱,她略為一猶豫,決定出手。
  看上去身材嬌小的趙劍翎突然間出手,那幾個蛇頭只覺得眼前一花,一個年輕的女子已經把兩個人打倒。
  蛇頭們哇哇大叫著衝上前去,但是女警官武藝高強,正常情況下一個人可以對付二十個歹徒,這五個人如何是她的對手,幾聲慘叫,五個人紛紛倒地。
  但是,就在這時,趙劍翎只覺得背後有人,剛想轉身,一個硬物已經頂在了後心上,是一把手槍,出手的是那個沒有參與淩辱女子的那個蛇頭。
  「別動!」
  這時,原本慌亂的局勢一下子靜了下來,五個被打倒的蛇頭站了起來,那個受辱的女子正小聲地抽泣著。
  一個蛇頭道:「老哥所料不錯,這個小妞果然不是尋常人物。」
  拿槍的蛇頭看來是頭目,道:「去查查她的包,看看有沒有證件。」
  趙劍翎的心沉了下去,身份就要被識破,而且已經被擒,至於有什麼後果,她想起自己以前的經歷,不寒而慄。


      一張證件遞到了頭目的手中。

  「國際刑警趙劍翎警官。哈哈哈!你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女警官趙劍翎。難怪身手這麼厲害。」頭目冷笑著道:「我們早就知道國際刑警組織想要將我們剿滅,因此做事都得小心一些。」
  趙劍翎道:「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?」
  「從一開始就懷疑你了。你看看你自己,哪裡像是要偷渡的人?不過真沒有想到,你居然就是令歹徒們聞風喪膽的趙劍翎,而且那麼容易就把你抓住了。」
  的 ,無論如何偽裝,女警官畢竟還是不能改變自己的氣質。
  頭目道:「這就是一個圈套,其實你可以想想,這裡論容貌清秀,她比得上你麼?就算要剝,也應該是剝你的衣服。」
  幾個蛇頭上前,將女警官按倒在地,反剪她的雙臂,用繩索綁住了手腕,再把她的雙腳也牢牢地綁住,然後強迫她站了起來。
  頭目淫邪地笑著,用槍口緩緩挑起了趙劍翎的汗衫下擺,直到她的腰身裸露了出來,女警官平坦的小腹和肚臍都展現在頭目的面前。
  「身體很白皙。」
  趙劍翎掙紮著,道:「住手!你這混蛋。」
  「啪啪」兩聲,女警官被重重地打了兩個耳光,鮮血從嘴角溢出。
  頭目冷笑道:「小妞,你老實一點。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哈哈哈哈!」
   *********這是蛇頭們所在的車廂。


      女警官被綁在了牆上,纖細的腳踝被繩索綁住,把穿著黑帶涼鞋的秀美的雙腳拉向兩邊,使得兩條玉腿被強行分開成直角,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  頭目欣賞著這個氣質脫俗而武藝高強的女警官,玲瓏的身體曲線畢露,令人興奮。
  頭目道:「趙警官,你可以告訴我,你們國際刑警處究竟知道多少我們的消息,究竟準備怎麼辦?」
  「你別妄想從我這裡知道些什麼?」
  頭目手一揮,一個蛇頭一拳重重地擊打在了女警官的雙腿之間。
  「啊!」陰部受到重擊,趙劍翎發出了悲慘的呻吟。
  「怎麼樣?」
  「混蛋!」趙劍翎罵道。
  「其實,你實在是個很不錯的女子。比如你的下身。」
  頭目走了上前,雙手移到了女警官的大腿上,手指沿著曲線優美的腿一直摸到了穿著涼鞋的赤腳,順手除去了趙劍翎的涼鞋。
  「啊!啊!」羞恥的呻吟聲響起。
  頭目的手捏著女警官赤裸的雙腳,道:「多麼精緻的一雙腳。」
  趙劍翎的腳被人捏住,只覺得萬分羞恥,道:「你們這群混蛋,用這種手段對付一個女子,難道不覺得可恥麼?」
  頭目冷笑道:「只要你不招供,還有更可怕的手段等著你呢。比方說,剝光你的衣服,裸體示眾。」
  女警官掙紮了一番,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掙脫捆綁,道:「你們這群畜生!我不會屈服。」
  「那就試試看吧!」


      頭目走到了女警官的面前,一把抓住她的汗衫,使勁地撕扯開來。

  「啊!住手!啊!」女警官劇烈地掙紮著,羞恥地呻吟著。
  她的汗衫被強行剝了下來,裸露出完美的身體。
  年輕的女警官肩頭圓潤,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下的乳峰尖挺,腰部纖細,由於羞恥而微微顫抖的身體肌膚白皙晶瑩,鬆垮的胸衣使得她那賁起的胸肌若隱若現。
  隨後,她那紅色的短褲也被撕開,剝去,只留下褻衣褲的趙劍翎已經近乎於全裸。她的玉體是那麼秀美,令人心動。
  頭目隔著胸衣捏了一把她的乳峰,道:「多麼有彈性的胸部啊!」
  趙劍翎只能瘋狂地掙紮和呻吟。
  頭目的雙手猥褻地在女警官的裸體上肆意地撫摸著,享受著她那絲緞般光滑的肌膚。他攬住女警官的纖腰,撫摸她的腹部,在她的陰部捏了一把之後,又再度玩弄她的大腿和雙腳。
  看著女警官的掙紮和呻吟,頭目終於把手停了下來,道:「貞潔的女警官,被淩辱的滋味不好受吧?快招供吧!」
  「畜生!你休想。」
  雖然慘遭淩辱,但是身為國際刑警處最精銳的女警官,趙劍翎的意志十分堅強。
  頭目冷笑道:「哼哼!堅貞不屈的女警官,那就等著吧。」
   *********十多個偷渡的男人被請到了蛇頭的車廂中,人們只覺得眼前一亮。


      他們看到了那個清秀的女警官。

  趙劍翎已經被放了下來,綁住腳踝的繩索也被解開,下身獲得了自由,只是雙手還被反板著,赤身裸體地站在車廂的角落。
  女警官秀髮微亂,清秀的面龐充滿了憤怒和不屈,而身上只留下了胸衣和褻褲,顯然遭到了淩辱。
  被剝光的女警官的裸體秀美絕倫,更何況胸衣鬆垮,褻褲窄小,以至於乳峰和臀部都半裸著。雖然內衣都是白色的,但是在對比之下卻絲毫不讓人覺得她的肌膚黑。偷渡者們想到女警官與歹徒搏鬥時的英姿颯爽,比較現在被捆綁之後的不屈的精神和冰雪般的裸體肌膚,發出了淫邪的大笑。
  頭目道:「你們看清楚了,這就是國際刑警處最精銳的警官,她妄想阻擾我們的行動,不過被我們抓住了。現在已經被剝光,綁了起來,成為了女俘虜。她的裸體是不是很美?」
  「是!」
  「你們知道對於身材這麼好的女人,該幹什麼嗎?」
  「哈哈哈!知道了!」男人們狂笑著。
  頭目道:「動手吧,她雖然武藝高強,但是被綁著的女警官怎麼能抵擋男人的強姦?我倒要看看!」
  偷渡者早就對這個氣質清純的少女垂涎欲滴了,此刻看到了她的裸體,更加按捺不住,瘋狂地撲向了她。
  趙劍翎雖然武藝高強,但是被反綁著雙手,只能用赤裸的雙腳抵抗。
  她閃過了一擁而上的幾個人,奮力將他們踢倒,可是赤裸的雙腳無法對敵人造成嚴重的傷害,他們很快就爬了起來。
  這完全是一個色情的場面。女警官那只剩下內衣的裸體被牢牢反綁,以至於武藝高強的她無法用手反抗,在獸性大發的男人群中拚命躲閃,伺機用修長的雙腿反擊,即便如此,要維持身體的平衡也是困難的,汗水使得玉體看上去晶瑩剔透。
  然而這只能是像徵性的反抗,無數的手臂摸到了她赤裸、掙紮著的身體,令她向後倒入淫邪的人群中。
  一開始,幾十隻手遍及她那僅存內衣褲的雪白裸體,在她的玉腳、小腿、大腿、膝蓋、臀部、小腹、肩頭、腰部摸來摸去,無處不在。女警官徒勞地扭動、旋轉想要抗拒淩辱她的男人們,這就像在進行一場免費的色情遊戲。只要摸著女警官柔軟、掙紮著的大腿或是半裸的臀部就已經足以讓大多數的男人非常興奮。
  「啊!啊!」武藝高強的女警官在男人們的淩辱下羞恥地呻吟著。


      兩個男人從背後架住趙劍翎被反綁的手臂,另兩個男人抓住她那奮力蹬踢的雙腳。男人一抓住那雙秀美的玉腳,就開始肆意地抓捏。同時,她的兩條腿被分開,其餘幾個男人衝了上前,開始在女警官的裸體上猥褻地抓捏,趙劍翎的胸尖和陰部被隔著褻衣褲捏住。

  「啊!啊!」敏感的部位受到攻擊,女警官呻吟的原因也由羞恥轉為疼痛。
  頭目看到男人們只是玩弄,道:「快把剝她的內衣。」
  女警官的胸衣被撕破,肩帶被扯斷,很快就從身體上剝去。一對尖挺的乳峰裸露了出來。雪白精緻的乳峰,紅色的胸尖,微微地顫抖著。
  趙劍翎想要反抗,但是左乳頭被一個男人用手捏住,右乳尖被另一人一口咬住。
  「啊!不!」女警官的反抗變成了瘋狂的掙紮,她的秀髮劇烈地波動,就像暴風雨中的海浪。
  突然,她的褻褲也被剝掉了,緊接著,一個男人的生殖器插入了她乾燥的陰部。趙劍翎的臀部被人托起,一絲不掛的身體反覆地掙紮,但是男人卻乘勢抽插著。
  「啊!啊!啊!」
  貞潔的女警官沒有任何性慾,但是被強姦已經不可避免。雖然她在被擒的時刻就預料到會遭到歹徒們的施暴,但絕對沒有想到是如此悲慘的場面。
  赤裸、無助的女俘虜在偷渡者們中間徒勞地掙紮、扭動著,被反綁的身體被強制進入,違背她本人意志地接受著性交。這是壓倒性的,由於被捆綁得失去反抗能力,到處都是摸索著她裸體的手,她處於毫無防禦的境地,隨著精液射入體內,她的身體被強姦者征服。
  一個人剛結束,另一個男人又上前頂替前者的位置,再度將生殖器插入趙劍翎的體內。一隻手接一隻手握緊她的乳峰,一張嘴又一張嘴吸吮她的胸尖,陰部和大腿內側滿是男人的精液。
  武藝高強的女警官居然被男人們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強姦,她的乳峰和陰部受到了最劇烈的侵犯,卻無法反抗。她被男人們一次又一次地強姦,直到失去了知覺,又在劇痛中醒來,忍受這地獄般的折磨。
  偷渡者們完成了性交之後,蛇頭們又輪番將趙劍翎強姦,徹底征服了她的身體。


    *********一個多小時過去了,頭目實在佩服這個堅強的女警官。在這樣的調教和強暴之下,她居然沒有產生任何性慾,完全忍受了下來。

  遭到輪姦之後,女警官被綁在牆上。
  趙劍翎的頭無力地下垂向她赤裸的胸部,她那精緻的乳峰佈滿了淤青的指痕和牙印,但是依然堅挺。她的腿和臀無力地垂下完全靠繩索的力量固定在牆上。
  精液和汗水順著她那曲線優美的大腿內側,流下修長的小腿直到她纖細的腳踝,流下一條條乾涸的溪流痕跡,被姦淫的跡像十分明顯。
  頭目抓住了女警官的馬尾辮,把她的頭拉了起來。她那清秀的臉龐依舊清秀剛毅。
  頭目淫邪地笑道:「你知道自己被強姦了幾次?」
  「不知道。」
  「二十一次。」
  「你們這群畜生。」
  「能夠擒住像你這樣武藝高強、又清純秀氣的女警官,再進行強姦,真是絕妙。相信強姦過你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。不過,你沒有招供,實在出乎意料。」
  「畜生!有什麼惡毒的手段你就施展出來吧!我絕不會向你屈服的。」
  「現在是下車的時候了,回頭再來樂一下。」
  趙劍翎被押到了一間房間裡。她的雙手依舊和被擒住時一樣,反綁在身後,並用一條繩索牽引,吊向空中。一雙雪白纖細的腳踝被繩索綁在了一根木棍的兩端,使她的雙腿向兩邊張開,露出了陰部。
  年輕的女警官又被強姦了兩次。姦淫使得她的身體越發虛弱。但是她的 還存有一絲希望,那就是她的包裡的自動發報機。
  自動發報機每過一個小時就會發出一個普通信號,以便定位。此外,正常情況下,趙劍翎一天會發兩個特殊信號,表示一切正常。現在她的包被蛇頭們收在身邊,只要國際刑警處接不到特殊信號,就會依照普通信號的定位來救援。只是在此之前,她還會受到很多淩辱和姦淫。不過她堅信,雖然身體被征服,但自己的心還是貞潔的。
  尾聲:兩天後,國際刑警處的女警官黃悅斐趕到,殲滅了這個偷渡團夥,被多次輪姦的女警官趙劍翎終於被救出。